80后开酒吧亏了20多万 穷游一年归来卖辣椒酱

卖辣椒酱的王鹏程.jpg

今年只有27岁的王鹏程,生活阅历却是相当的丰富:他曾经打过七八份工;他也创业开过酒吧,但是倒闭了;还曾怀揣着1万块钱穷游一年。这一次,在汲取了之前的生活工作经验教训后,他又开始了新的人生,卖起了辣椒酱,他坦诚:“虽然是第二次创业了,但依然有信心,就像从没失败过。”

3年打过七八份工

2010年7月,王鹏程从重庆电子工程职业学院毕业,他学的是市场营销,毕业后各种工作都做过,到2013年6月,3年来他一共打过七八份工:保安、服务员、发传单、卖房子、卖建材、卖保健品、摆地摊,最后一份工作是金融销售。“一份工作做了一年,对于他已经是最长的了。”王鹏程的同学小冯说。

“我就是想趁着年轻做不同的尝试,年轻嘛,不用那么早就追求稳定。”王鹏程说,“做金融挣了点钱,20多万,就不干了。”

开酒吧一年后关门

拿着做金融销售挣到的20多万元,2013年7月,王鹏程开了一个怀旧主题酒吧,地址在大坪龙湖时代天街2号楼10楼,80多平米的场地,取名“四年酒班”。

因为常常办一些怀旧主题的派对,开业不久,王鹏程的酒吧就引起全城多家媒体的关注,“因为有噱头,那时常常接受记者采访,但对于生意并没有真正的帮助。没请人,我一个人扛了一年,每天从下午两点到半夜,具体打烊时间看心情。扛了一年之后,亏了20多万,只能关门。”

项目选择上太主观

在总结起酒吧关门的经验教训时,王鹏程说:“项目的选择上太主观了,既没有经过市场调研、也没有任何创业经验。”此外,选址也存在着问题,王鹏程告诉记者,“一提到酒吧,大部分人都想到解放碑得意世界,我却选在大坪龙湖时代天街,当时只考虑到这附近也有很多小区,又有新开的商场,客流量很大,其实不然,至少当时的时代天街并没有形成气候。”

最后,王鹏程还谈到:“资金不够,酒吧就我一个人扛着,服务跟不上,有时候脾气来了会得罪客人,比如有的客人喊我打折,我无名火就上来了,跟你很熟吗?然后人家就不会来第二次了。”

穷游归来开始卖辣椒酱

2014年6月,酒吧关门后,王鹏程把桌子、椅子、音响等各种设备贱卖了1万块,“揣着这1万块,我就出门了。”王鹏程说。

陕西、宁夏、内蒙、甘肃、新疆、西藏,然后是云南、广西、贵州、湖北、湖南,“将近一年的时间,跑了11个省、自治区,出行我都是坐最便宜的硬座,到了一个地方我就住青年旅社,做义工,都是包吃包住,一周休息一天出去玩儿,基本不花什么钱。”王鹏程的最后一站是湖南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,“我看到当地的老乡们家家户户都会做辣椒酱,特别好吃,我就请老乡们教我怎么做,他们也都很热心。”

2015年4月,回到重庆后,王鹏程没有找工作,开始在家做辣椒酱,“他自己去菜市场采购,回家剁辣椒,腌制,都是自己在折腾,我们也不限制他。”王鹏程的妈妈说。今年8月,王鹏程就研制出配方,找好合作工厂,还找到投资人,他的辣椒酱就上线了,一晃,又四个月过去了,王鹏程说:“有了上一次的教训,这次要谨慎许多,但我依然是很有信心的,就像从没有失败过那样。”记者 聂莎



喜欢:2
讨厌:1


酒吧确实不好干,有多少人是头脑一热就做了,结果赔了的。。。
飞飞酒吧,2015-12-14 16:26:30

广告合作 联系我们 投诉建议 常见问题
备案信息:冀ICP备12022228号